px_fcen0042171516.jpg 
上映日期:2009-02-13
類  型:愛情
導  演:大衛芬奇(David Fincher)
演  員:【刺殺傑西】布萊德彼特、【火線交錯】凱特布蘭琪
發行公司:華納兄弟
官方網站:
http://www.benjaminbutton.com
http://www.benjaminbutton.co.uk

班傑明(布萊德彼特飾演)生下來就是一個80歲的老頭,更巧的是他被丟棄在老人院,那個"看起來"適合他的地方。班傑明就是在這些漸漸步入人生終點的老人家們,那總是話當年、落寞、稿灰的氣氛中成長,他不介意寧聽這屋裡寧靜平穩的呼吸,甚至在夜裡,這寧靜讓他感覺安心。只是他必須比誰都更早體驗人生的最後一個歷程-死亡,對於一個孩子來說(外表老年,內心還是個孩子),這似乎是提早太多的課題。

隨著年齡的增長,自己看起來越來越年輕,小時候總好奇著老人院街道終點、或者拐角那邊的光景,現在他發現可以做的事情越來越多,體力越來越好,他開始享受自己的人生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越活越年輕是每個人的夢想,彷彿人生70才開始那樣的驚喜與期待,一切看似那麼美好。然而在經歷多少熟識的人生老病死、一一離開時,尤其是自己的親人愛人,他才感嘆難道生命就是那麼一回事嗎?

他想起在老人院時,教他彈琴的老太太說「我們註定要失去所愛的人,不然怎麼知道他們對我們有多重要呢?」
他想起母親對他說「你永遠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?」
他想起船長對他說「不要讓任何人左右你,你就是你自己。」
「你可以像瘋狗一樣對周圍的一切感到不平,你可以詛咒命運,但是等到最後一刻,你還是得平靜的放手而去。」

人生絕對不是像他的外表那樣,漸入佳境。
電影用蜂鳥這神奇的動物來做比喻,蜂鳥每分鐘心跳500下,每秒翅膀拍動80下,俯衝速度可達100公里之快,如果想讓他的翅膀停下來,10秒內一定會死亡,這樣神奇活力充沛的鳥,壽命卻只有3到4年。蜂鳥盡其所能,在有限的生命中,馬不停蹄的展現他的才能,更有趣的是,攝影師將拍攝蜂鳥振翅的畫面以慢速播映,發現那振翅的軌道像極了數學符號「∞」,而那代表的意義是「無窮」,而人生呢?

有些人適合當鈕扣家、有些人適合當藝術家、有些人適合當牧師、有些人適合當船長、有些人適合當運動家,甚至有些人的一生總遭雷擊...,如何在這有限的人生中,找到自己的定位,做自己,將有限的生命化成「無窮」的效益,我想這是這部電影所要傳達給觀眾的意義。



當然,電影中班傑明和黛西(凱特布蘭琪飾演)的愛情對手戲更令人動容。
免不了一定要安排兩人在生命正值年輕帥氣美麗時,相遇相戀(沒辦法啊!俊男美女的愛情戲才是觀眾喜歡看的)。

但我最有感觸的卻是兩人面對「表面」年華差距時,那種無奈與辛酸。

中年黛西再次遇見班傑明,共度一夜後的清晨,鏡頭帶到一位黛西正在穿戴衣服的背影,老態龍鍾的身軀,已不復當年身為舞者的曼妙曲線,緩緩穿戴一件又一件抵抗地心引力的配備。再對應床上有著年輕帥氣臉龐、健壯體格的班傑明,也難怪黛西寧願背對著班傑明穿衣,哪個女子願意在心愛的男子面對呈現不完美的一面,而這窘狀卻必須在清晨陽光赤裸裸、無處可逃的照射著。

社福機構通知黛西找到班傑明,這時的班傑明看起來已是10幾歲的小朋友,但心智上卻已是得到失憶症的老人,也忘了黛西。
畫面很有趣,表面看來像個哭鬧任性的小孩,其實班傑明已是個「老番癲」,整個感覺合理一點也不衝突,所以說,老人和小孩其實是很像的。黛西無顧他人奇異眼光,每天來社福機構照顧班傑明。

這也是整部影片讓我情緒激動的地方,已是老太太的黛西,拖著蹣跚的步伐,一手拿著柺杖,一手牽著小班傑明在公園散步,聽見小班傑明喚她,又緩緩吃力的彎下笨重身軀回應著,然後給小班傑明一個疼惜的吻,看來就像祖孫一般。
一直到最後,小班傑明退化(?)成嬰兒,滿臉皺紋已是80歲老太太的黛西坐在搖椅上,小心翼翼的呵護著懷中的襁褓,漸漸的看著他不哭不鬧安詳滿足的闔上眼,離開人世,黛西已是老淚縱橫,面對如此不離不棄的感情,我也是老淚縱橫。

電影最後一個畫面,是滾滾洪水沖走那存放倉庫逆行的大鐘。
暗喻著,歲月就像流水,就算是時間逆行的鐘,也無法抵抗歲月無情的流逝及侵蝕。
當然,我們必須且勢必去接受,但在面對此無奈時,又該如何不枉此生,像蜂鳥一樣,於有限的生命中,努力振翅化為「無窮」,然後平靜的放手?


PS.
看完電影後,阿逆將說,回去把妳的什麼SK2、歐雷都丟一丟吧!反正時間是無情的=..=。

 

小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