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cx_fPatm087801105  
 

這應該是最能詮釋女性內心情感世界的電影,一開始吸引我的原因是女性的口白,輕輕巧巧的聲音,不帶一絲過多情感,她說:「你所聽到的不是我的聲音,而是我意志的聲音」。再來是灰白色的電影基調,帶著憂鬱陰沉的氣息,像女主角艾達的心境,死如稿灰,不再有任何的色彩。


艾達是位拒絕開口說話(溝通?)的女人,她與外界溝通的橋梁是她九歲的女兒,但也僅只於簡單的對話。唯一傾聽她心聲的只有鋼琴,她用音樂來表達她內心情緒的起伏,然在面對外界,正如她冰冷雪白的外表,一貫高雅冷漠。因此,就算要她帶著女兒遠嫁給史都華也不以為異,反正她有自己抒發心情的管道---鋼琴。


而她的丈夫卻未發現這點,雖穿著體面的到海邊迎接嬌妻,但在搬運家當時,因鋼琴笨重,選擇放棄艾達的鋼琴,那無疑在一開始斷絕兩人溝通的橋樑,他不懂鋼琴對艾達的重要;相較工頭班斯,粗曠鄙俗的外表,卻注意到艾達的心情,靜靜凝望在海邊彈琴的艾達,也許他不懂音樂,卻能感受琴聲中的情感(或者說情緒),也深深為這美麗恬靜的女子著迷。


丈夫的拒絕讓艾達求助工頭幫忙,班斯以艾達教他彈琴為由,甚至願意用地來換取鋼琴,這讓艾達的老公相當疑惑,不過一台鋼琴,粗俗如班斯,竟願用最珍貴的土地來換取。這是班斯表達愛慕的方式,因為班斯喜歡艾達,他愛烏及屋去珍惜鋼琴,也千里迢迢找來調音師來調音,然後就是欣賞艾達彈琴,這些舉動當然也看在艾達眼中,也埋下兩人情愫的種子。


班斯的「情慾」無法隱藏,看出艾達取琴心切,縱容的提出無理要求,撫摸她雪白的手臂頸項,甚至躲在琴下瀏覽裙下風光,或是相擁而眠。更在無法入眠的深夜,褪下自己貼身衣物細膩的一絲不苟的擦拭著琴身,也忍受著外人取笑他彈琴的言語。粗人一枚,他表達感情的方式是直接的,卻也是最真實的,也一步一步的讓艾達陷入萬劫不復的情感深淵中。

 

相較史都華,富有體面,也對艾達好,卻從未傾聽她的心聲,又如何取得艾達的心。他不相信班斯要將琴還給艾達,且緊張土地交易會泡湯,急著找班斯質問,班斯只是一句琴對艾達很重要,沒有任何理由。這一幕明顯分出勝負,誰懂艾達,誰更愛艾達,不言而喻。更在知道兩人的關係,氣憤的砍下艾達的小指頭,更對愛彈琴的艾達情何以堪,沒有手指,沒有琴聲,也等於斷絕了她情感的抒發管道,徹徹底底讓她與世隔絕,讓她徹徹底底「啞」了。

 

最後,史都華讓班斯帶艾達離開了,即使鋼琴笨重,班斯冒著會翻船的危險,堅持要帶走。行駛波濤洶湧的海面,艾達提出放棄鋼琴的念頭,以前鋼琴是她寄託情感的管道,如今有了懂她的班斯,她再也不用躲在鋼琴中,鋼琴也不再需要了。然在鋼琴被推下海時,艾達遲疑猶豫了,面對改變,面對茫茫大海,如同未知的世界,她是否真能走出鋼琴安全的庇護,故意將腳放在繩索中,想隨著鋼琴一起掉入了海裡。

 

這一幕拍得很美,這裡沒有口白,卻能感受艾達的「意念」。笨重的鋼琴拖著艾達緩緩的深深的沉入幽暗的海底,艾達試圖睜開眼,她看到幽暗的海底世界,空洞無生趣,這竟是過去躲在鋼琴的下的生活,她突然想通了,堅定求身意識讓她奮力想掙脫綁住腳踝繩索,如同掙脫鋼琴,掙脫過去的灰暗的生活。浮出海面,如同重生,回到真實世界,回到班斯的懷抱。

 

而那鋼琴就沉入深深的海中,彷彿感受到鋼琴的惆悵及孤單,拖著一條綁著鞋子的繩索,在海底飄著飄著。

 

我們總為過去所束縛,害怕改變,寧願躲在既有的生活圈(保護圈?),面對茫茫的未來,充滿了猶豫及害怕,當我們無言,是否也能感受內心真正的「意念」?讓自己勇敢的「意念」。

 

影片年份:1993
出  品  國:Australia / New Zealand / France
出  品:Australian Film Commission, The
語  言:English / British Sign Language / Maori

導演:

珍康萍

編劇:

珍康萍

演員:

荷莉杭特
哈維凱托
山姆尼爾
安娜派昆
Kerry Walker

小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